Qoo

想事儿

乱涂乱画

Laurence Anyways:

Feminists: What Were They Thinking?. 2018.

两人还各自提出一种她们不要的女权。张爱玲不要的是如菲律宾一个岛上,一切事情由女人承担、做主,男人被养活;苏青不要的是女皇那样的没有男人作陪的女权。

看到此,她们所提的女权便带有一种享乐主义的性质...而这些快与不快说到底又全是以男人的爱与不爱做前提的。

将男人与女人的权利和责任提炼成一个'爱'字,便是现代知识女性的所为了。

——王安忆《男人和女人,女人和城市》


博文归档(持续更新)